许大昕已是条废蟒

自留地

我是真的色感奇差

但是看到蟒蟒瑞公这么拼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奥公加油!

回去翻看自己关注的列表,发现两年的时间已经离开了好多人,连带着好多文章都锁了,莫名有一种散场的萧瑟。不过幸好,我喜欢的大大还有在,只是真的好想回到那年夏天啊,这个圈子已经这么冷了,一点都不想再看到有人离开了。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等我调整好了状态,一定要回来画脑洞,把这积攒了一年的脑洞通通画出来。


我还要去画插图,好多太太的文好有意思呀,看完只想跃跃欲试地动手。


希望到那个时候圈子里还有人在~

为啥放两张?
其实只是为了对比,简单的纯色底不好看😌

昕哥新战术:隐身大法(๑•̀ㅁ•́ฅ)
德公加油!

新队服什么的……
谁还不能是个小超人了?

心态崩了
感谢还曾有人帮过我

有些事永远都只会怪发现得太迟,大三那年赶设计稿忙到忘记在生日当天跟老妈你说上一句生日快乐,当发现的时候已经过了第二天零点。至今还记得我趴在电脑上痛哭,如果因为工作错过了家人的重要瞬间,那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从那时开始打算,待我拼搏几年,一定将家人接出来,或者在家附近找一个能够常回家看看的工作,虽然你为了我学习了月嫂,但是我会说服你允许我不结婚,然后用一生回报你付出和牺牲的一切。
然而现在呢,又有什么用呢,有些事情已经来不及了。这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我的未来里都是你,可是你已经不在了,我们都将对方融进了自己的未来,可到都来我们都是一场空。

太难受了,我要顶不住了,人这么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这种孤独到极致的崩溃感又有几个人曾经感觉过?曾经追寻的、化为信念的那些现在都已经不在了,没有什么能支撑我向前走了,也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了,就连唯一能让我感到些许活着的激情的乒乓球现在看来都那么无关紧要了。
不……或许还有一点,还有一个唯一必须在意的人,我还不能先离他而去,不然这和妈妈有什么区别,但是我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如果活下去是这么煎熬的话……现在每天只能获得得快乐越来越短暂,相反更多的时间沉浸在无限的痛苦里,这样的生活已经毫无意义了不是吗。

来记录点打工的小趣事吧~

# 店长先生酷爱拍照,每天下午客人不多的时候都会拿出专业相机拍拍店里的食品。昨天大概是为了做商品手册,店长精心制作了一份炸猪排盖饭,淋上了酱汁摆了香叶,挤在拥挤的后厨过道一顿狂拍,结果一个不留神一整碗直接摔到了地上。然后店长一个人默默把地上收拾干净(轮到我们干错了就要被喝,您太双标啦店长!),又趁我们不注意悄咪咪做了两三碗,照完相之后分别藏到了电饭煲里。
晚上长尾先生来接班,清点材料的时候顺手打开了电饭煲。“!?”他连忙打开了所有的电饭煲,发现每个电饭煲里都藏了一碗饭,就连微波炉里都藏着一份。“这是怎么一回事!?到处都满满的!”。我瞄到店长先生站在后厨最里面没有开口解释,竟然还低头羞涩一笑。
我满脑子都是哔了狗,这不是我认识的店长大人……然后,我看到店长先生拿着拖把,把后厨仔仔细细拖了个遍,又拿抹布把装蕎麦汁的纸箱全擦了一遍。好吧,看样子是又闯了个祸啊,把蕎麦汁弄撒了,还怕被长尾先生发现嘲笑只得一个人默默收拾。emmmm……果然还是熟悉的毛躁的店长,不过透着的这点可爱是怎么回事啊喂!

# 店里面的本陣拉面因为面要煮一会,所以会让客人拿上号码牌去座位上等待。今天来了一位欧美小姐姐,呉桑和她说了日语,然而她并不能听懂,拿着号码牌问要怎么处理。我从后厨探出脑袋,想着老子终于有用武之地了,正告诉她怎么办的时候ボキン从旁边路过,看了我们三一会,突然一脸鄙夷地拉开我和呉桑:“你们两个是学傻了吗,有这时间拉面都做出来了啊!!”我和呉桑一愣,然后就笑成了两个白痴……其实我就是想炫一下,给我个机会不好吗!!